返回第一百三十章 残忍逼供(1 / 2)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这是刚刚在后面卧室的一个箱子里找到的,虽然上面盖着一层衣物,但并不如何隐秘。而且我还注意到两位夫人头上的金簪子还在。这些都说明,凶手不是为财而来。

    两位夫人的衣衫完整,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所以也不是贪色。」

    顾清解释道。

    「不是为财,也不是为美色,难道是寻仇?」

    耿忠思考片刻后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凶手将人折磨致死后,还要将尸体悬挂起来,有可能是在泄愤。同时还有另一种可能,你有没有注意到,尸体悬挂的顺序是按照死亡时间和与高知县的关系远近排列的。」

    「嘶~道长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耿忠先是恍然大悟,可随后又不解的问道。

    「我猜凶手是在逼问某个东西的下落,将房间翻找的乱七八糟不是为了寻找财物,而是对凶手来说更重要的东西。」

    顾清站起身来走到已经被搬出来,放置在院子里的高知县尸体说道。

    「你看高知县双目圆睁,表情狰狞,牙龈出血,舌尖和嘴唇内侧有清晰的齿痕,还有掌心也都被他自己的指甲扎破。这些都说明高知县在临死前心里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而且从尸体僵硬的程度来看,他也是最后一个被杀害的。

    再看其他尸体,因为现在天气很热,所以尸僵逐渐缓解,但每具尸体缓解的程度都有所不同。以此可以判断出来凶手杀人的先后顺序。

    最先被害的是两个衙役,然后是仆人、妻妾、儿女,最后才是高知县。」

    「若是这样,凶手应该已经从高知县口中问出那个东西的下落了吧。妻妾儿女被当面折磨致死,换成任何人都挺不住的吧。」

    耿忠问道。

    「应该没有。若是凶手知道东西的下落,就不会在房间里胡乱翻找了。而且也没有必要将尸体悬挂起来。所以我猜,凶手之所以将尸体悬挂起来,应该是在恐吓和示威。」

    顾清却是摇了摇头道。

    「恐吓?示威?」

    耿忠疑惑的嘀咕着这两个词,想了半晌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苦笑着对顾清说道。

    「道长,你就直接说结论吧。」

    「嗯…凶手要找的这样东西,除了高知县知晓以外,应该还是有别的人也同样知晓。但凶手现在又不好去动那个人,所以逼问高知县无果后,便用这种方式对那个人进行恐吓威胁。

    当然,这些现在都还只是猜测,没有任何实证能够证明,只是为调查提供一个方向。」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你们几人先把这里的尸体收敛一下,现在天气炎热,放的时间久了容易传播疫病。然后回衙门等我,我跟朋友确认一些事情后去找你们。」

    顾清提着一盏白灯笼从死气沉沉的官宅出来,辨认了一下方向信步而行。

    一刻钟后,顾清在一间已经熄灯的客栈门前站定,抬手敲响了大门。

    「客人可是要住店?」

    客栈房门打开一条缝隙,睡眼惺忪的店小二打着哈欠问道。

    「访友。」

    听到顾清的回答,店小二差一点破口大骂。

    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那有大半夜来客栈访友的。

    可在没搞清楚对方身份地位的情况下,店小二也不敢造次,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嘟囔了一句。

    「店里的客人都睡下了,明早再来吧。」

    说完便要关上大门。

    顾清见状连忙伸手推住门板,从怀中取出几枚铜钱递了过去笑道。

    「事关人命,还望小哥通融一下。」

    铜钱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属迷人的光泽,店小二果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可随即反应过来,什么玩意?

    咋就事关人命了!

    人命两个字让店小二昏沉的头脑瞬间清醒,连忙抬眼仔细打量顾清。

    「哎呦!您…您不是顾神仙嘛,今天您在茶楼审案的时候,小得可是一直在外面看着呢。快快请进。」

    看清楚顾清面容后,店小二的态度立刻大变,连忙大开房门,恭恭敬敬的将顾清请进了客栈。

    「顾神仙您稍坐,小得这就去喊掌柜的起来。」

    「不用麻烦掌柜,贫道就是找来两位朋友询问些事情,问完就走,不做停留。」

    「这样啊,不知顾神仙的朋友何名何姓?」

    「折子璀、腾游京。」

    「原来是这两位公子,就住在后院的地字三号院里,顾神仙您随我来。」

    随着店小二去到客栈后面的一所小院外,顾清让店小二先去休息,而后敲响院门。

    敲门的声音刚落,院内便响起一阵金属摩擦和衣袂飘飞声。

    「何人?」

    门内响起低沉的声音问道,听声音应该便是腾游京。

    「贫道顾清。」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