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二十九章 诡异现场(1 / 2)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耿捕头,能否详细说明一下案情。」

    沉吟片刻后,顾清决定还是先搞清楚知县灭门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耿忠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额…有些不太好说,还是烦请顾道长随我去亲眼看看吧。」

    顾清随着耿忠及三名捕快离开茶楼,穿过略显冷清的街道来到一所宅院大门外边。

    耿忠从怀中取出两个面巾,将一条系在脸上遮住口鼻,另一条递给顾清。

    顾清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学着耿忠的样子将面巾系在脸上,随后便闻到面巾上浓郁的药香。

    待另外三名捕快也戴好面巾后,耿忠推开宅院的大门。

    耿忠一马当先进入宅院,三名捕快簇拥着顾清走进去后反身将大门重新关上。

    顾清借着月光四处打量。

    四四方方的院落,标准的四合院格局。

    东西两侧厢房的房门紧闭,正房则是房门大开。

    房间里没有点灯,黑乎乎的一片,折射进去的一点点月光倒是让顾清看到房间里影影绰绰的好像悬挂了什么东西。

    红脸捕快从门房里找出两个白灯笼,用火折子点燃后交给黑脸捕快一个,二人一左一右将耿忠、顾清和年轻捕快夹在中间,朝正房走去。

    走到正房大敞四开的门边时,即便是有药香面巾的遮挡,仍是闻到了一股腐肉混合着屎尿的臭味。

    提着灯笼的两个捕快率先一步跨过门槛进入正房,昏黄的灯光驱散了屋子里的黑暗,也让顾清终于是看清楚了屋子里面诡异恐怖的景象。

    屋子里的房梁上,悬挂着一整排的尸体。

    就像挂起来等待晒干的腊肉一般。

    阴冷的风自门外吹进来,十三具尸体随之摇晃,投射在墙上的影子好似在跳着诡异的舞蹈。

    顾清自认也算见多识广,心理承受能力是比较强的了,但眼前这幅景象还是惊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口凉气吸得有些猛,草药浸过的面巾也没能完全过滤阻隔掉看空气中的味道,腐臭的气息瞬间充满顾清的口腔。

    呕!

    顾清本能的想要呕吐,但考虑到面子和形象,还是强行忍住了。

    一旁的四人看向顾清的眼神里满是敬佩。

    昨夜四人看到这幅景象时,可都是吓得腿都软了。

    待胸腹间的翻涌平复下来后,顾清抬手去数尸体的数量。

    一共十三具尸体,都是被麻绳套住脖颈悬挂在房梁之上。

    从左至右分别是两个穿着公服的衙役,一个布衣老人,三个仆役,两个丫鬟,两个妇人,两个十岁左右的小孩,最后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

    「尸体为何不取下来?」

    顾清奇怪的问道。

    「戚县丞说凶手将现场布置的这般诡异,必定是有其用意,在未弄清楚之前,还是保持原状的好。」

    耿忠解释道。

    「仵作可查验过尸体?死因为何?府中财物可有丢失?」

    顾清又问道。

    虽然十三具尸体都是用麻绳勒住脖颈吊了起来,但顾清却是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绝对不是被吊死的,而是死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被吊上去的。

    吊死之人舌根肌肉松弛,所以舌头才会从口中露出来。可若是死亡有一段时间的尸体,因为尸僵的缘故,即便是被吊起来,舌头也还是会保持生前的样子。

    「仵作已经查验过了,所有人都是全身骨头被一寸一寸的捏碎,生生疼死的。书房和卧室里都被翻找的乱七八糟,至于丢失了哪些财物却

    是不知。」

    耿忠心有余悸的回答道。

    虐杀!劫财!

    顾清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两个词来,随后从黑脸捕快手中取来一盏灯笼,走到那两具妇人尸体下方仔细打量。

    此时气温炎热,悬挂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尸体已经开始腐败,胸腹因腐败气体的缘故像是气球一般高高隆起,随时有爆裂的可能。

    两具妇人尸体青紫色的面目肿胀变形,可顾清还是依稀辨认出这两名妇人生前应是姿色不俗的美人。

    确认过面容后,顾清又仔细查看了尸身穿着的衣物。虽是有些凌乱,却没有撕扯和穿脱的痕迹。

    顾清招手叫来耿忠,让其介绍这些尸体的身份。

    「右边第一具就是高知县,后面是他的一双儿女。唉,两个小家伙才十多岁,生的是聪明伶俐,也不知凶手是如何的铁石心肠,竟忍心下得去手。若是让我抓到他,定要将各种刑罚在他身上施展一遍。后面是高知县的妻子李氏和小妾任氏,再后面是…」

    「这两位夫人你可见过?年龄多大?相貌如何?」

    顾清打断问道。

    「嗯…李氏三十的样子,任氏二十出头。至于相貌嘛,李氏端庄高贵,任氏年轻貌美。」

    耿忠回忆了一下后答道。

    顾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