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二十七章 木有感情的审案机器顾青天(1 / 2)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为何不叫董家娘子,而是董继海?”

    顾清明知故问道。

    “你是让我去催促董继海,又不是董家娘子。而且我一个大老爷们敲门找人家娘子,也不合礼数。”

    耿忠回答道。

    顾清微笑点了点头,而后看向船家道。

    “修齐泰拜托你去催促董继海出门,可你到了董家后却直接呼唤董家娘子。你可解释一下这是为何啊?”

    “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随口喊了出来。”

    船家犹豫了一下后答道。

    “哼哼,随口?”

    顾清盯着船家显得有些慌乱的眼睛冷笑了一声。

    “这便是你的破绽所在。因为你早就知道董继海根本不在家中,所以才会直接呼唤董家娘子。而董继海则是已经被你谋害了!”

    “胡说…啊不是,是冤枉…冤枉啊。道长怎能仅凭一句口误就诬陷于我,我不服,我要找县老爷,我要…”

    “哼哼,麻烦耿捕头安排两位兄弟去这厮的家中和船上搜寻,再派两人查访这厮平时可有嗜赌的毛病,问问他常去的赌坊十日内可是还清过赌债,使用的可是银票。”

    顾清没有理会船家的鸣冤,转头朝耿忠说道。

    耿忠立即按照顾清的吩咐安排人手分头行动,而前一刻还一脸委屈的船家此时却是已经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全身都在瑟瑟发抖。

    虽然还没搜查出实际罪证,但他这幅神情却是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黄月茹忽然站起身来,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扑向船家,一双纤纤玉手朝着船家的脸上挠去。

    “你这挨千刀的恶贼还我夫君命来!”

    红脸捕快见状想要伸手阻拦,却是被身旁的黑脸捕快一把拉住。

    “毕竟死了相公,让人出出气也是应该的,只要没弄死就不用管。”

    黑脸捕快在红脸捕快耳边低声道。

    说完,两人加重了手上的力气,让船家无法挣扎躲闪,只能任由黄月茹将其挠的满脸开花,血淋淋的不成人样。

    因为气愤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的修齐泰也是走过来指着船家,却是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是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眼。

    两行清泪顺着修齐泰的脸庞流淌而下。

    若当日自己能早一些到达渡口,继海兄也就不会…唉!

    很快四名捕快几乎同时回来,其中两人从船家的居所里搜出一个布包,里面正是董继海的换洗衣物和几张钱票和准备路上用作盘缠的一贯铜钱。

    另外两名捕快则是带回一名笑眯眯的白胖子。

    白胖子乃是城内四海赌坊的东家。据他交代,这船家的确平时常去四海赌坊玩几手,时日久了就在赌坊欠下了十几两的赌债。

    赌场的赌债那可是利滚利,拖欠的时日越久,连本带息滚起的雪球就越大。

    原本白胖子都已经算好,再过几日便能将船家的渡船和居所尽数收来抵债,可谁知七日前这船家却是拿来一张二十的钱票将赌债尽数还清,赌坊还倒找其几两宝钞。

    船家拿着找还的宝钞又赌了几把都输干净后,便一副不痛不痒无所谓的神情离去。

    因此赌坊里的其他赌客还猜测这家伙是不是在水里捞到了宝贝。

    偿还赌债的那张二十两钱票白胖子也带来了,将之与布包中的钱票一一核对,纸张、迷押、印章、笔记统统吻合。

    如此一来,证据确凿,船家再也无法抵赖,只能老老实实交代了行凶过程。

    案情实际也不复杂,六月初三卯时董继海辞别妻儿离家,两刻钟后抵达渡口。因前一日与修齐泰只说好清晨时分渡口汇合,却忘记确定具体时间,董继海百无聊赖下便与船家聊起天来。

    期间便聊到了与修齐泰时间没商定好的事情。

    长乐县是一座下县,本就人口不多,加之周边没有什么出名的特产,平时摆渡的生意也不忙,而那时整个渡口更是只有董继海和船家两人。

    得知董继海是出门采货,身上必然携带了打量银钱。赌债缠身的船家便心生歹意,趁其不备用船桨将其打晕,而后在其身上绑上石块沉入水中。

    船家交代罪行时,黄月茹几度哭的晕厥过去,修齐泰也挽起衣袖想要打上一顿出出心中的恶气。

    但瞧着船家几乎被黄月茹挠烂的面皮,黑脸捕快和红脸捕快还是将修齐泰拦了下来。

    第二桩案子审完,因为衙役两度去到城外寻找船家和搜寻罪证的缘故,用时比第一桩案子要久一些,将近一个时辰。

    可即便如此,也可以称之为神速了。

    长街之上自然又免不了一阵啧啧惊叹声。

    认罪伏法和船家刚刚被押解出茶楼,顾清已经将第三本案宗拿在手中。

    喜好历史的顾清从不敢小觑古人的智慧。

    相比于现代人,古人只是受限于获取资讯的速度和渠道,单论智商或是智慧的话,古人其实并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