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十六章 棋子与棋手(1 / 2)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也就是说听录音时他们三个通过手势确认了彼此的身份,然后张教授邀请你去外边聊天,其实就是给文森特和荣非制造机会杀人,同时也是想利用你,给他们制造不在场证明。”

    玫瑰将顾清的话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后说道。

    “没错!可惜,我这人不太尊老爱幼,哈哈。”

    顾清笑道。

    “亨利的死搞清楚了,那么张川呢?到底是谁杀了张川。”

    谢忠问道。

    “这个问题就要问云桥了。”

    顾清目光望向云桥道。

    云桥送给他一个白眼,思索了一下后说道。

    “虽然通过假死的方法能够安全度过前两天,可就如顾清所说,等明天最后一轮投票结束后,如果还有杀手存活,我也还是一样会死。可是我也知道,仅仅凭借手势认定张教授他们三人就是杀手太过草率,所以,我昨晚偷偷潜入他们三个房间外的阳台上,想要暗中观察搜集到更多的证据。

    我最先去的是荣非的房间,躲在阳台上观察了一个多小时,可他却是没有任何的行动。九点五十分左右,我去到张教授的房间外,看到谢忠睡在沙发上,张川睡在地板上,张教授则是睡床上。

    十点整时,张川摇摇晃晃的起来去洗手间,几分钟后我听到洗手间里传出放水的声音。过了五分钟左右,张教授也起床进入了洗手间,随后我就听到洗手间里有动静。

    意识到情况不对,我就从窗口爬了进去,想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可是刚刚进去就听到有脚步声,于是连忙躲到了窗帘后面。

    就看到张教授从洗手间出来,先是拿毛巾擦手,接着擦干净地面。回到床边把毛巾藏在床底下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将他自己的后脑砸破,然后躺在床边的地板上,看了一眼还在沙发上的谢忠后,发出了一声惨叫。

    可惜谢忠的鼾声太响了,这声惨叫没能喊醒他。就在张教授准备再次发出惨叫时,我悄悄走过去拿起烟灰缸把他打晕了。

    随后我去洗手间查看,发现张川已经被害。意识到是张教授杀了他,已经可以坐实他杀手的身份了。

    原本我是想要直接杀死他的,因为只剩两轮投票,每轮投票只能杀死一个杀手,所以必须通过非常规手段再杀死一个杀手才行。

    可惜,我实在下不去手,或是说是我太胆小,太懦弱了。之后我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就只能先离开了。”

    云桥说完,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有一丝懊悔,还有一丝庆幸。

    懊悔的是自己没有抓住机会杀死张教授。

    庆幸的自己的双手没有沾染罪恶。

    “你的决定是对的,没必要自责。”

    顾清安慰道。

    “可是,他们不死,我们就要死了啊。”

    “那还不简单,现在你和田芃都是可以自由行动的,直接去杀了他们三个。游戏提前结束,侦探获得胜利。”

    玫瑰冷笑着说道。

    “等一下,云桥亲眼看到张教授杀死了张川,认定他就是杀手,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你们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我和文森特是杀手。顾清说是我和文森特联手杀死了亨利,也只是推理,仅凭推理就要剥夺两条生命,这样的行为跟杀手有什么区别。”

    荣非急忙抗议道。

    而文森特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云桥和田芃都有些犹豫,同时看向顾清,想听听他的意见。

    “我赞同玫瑰小姐的提议。”

    富川乱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嗯…我同意先解决张教授,至于荣非和文森特,还是再看看吧。”

    谢忠想了一下后说道。

    “现在是早上九点半。我的手指和脚趾已经能够小幅度的活动了,估计再有半小时左右,洋金花的药效就会消散。至于蓖麻籽的毒,呵呵,我是不相信的。也就是说,想要杀死我们三个,你们还有半小时的时间考虑。

    现在玫瑰和富川、谢导演已经表明了态度,田芃和云桥拿不定主意。我们三个的生死都在顾清你的一念之间。我很好奇,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张教授笑着对顾清说道,看他的神态表情,竟是没有丝毫的恐惧害怕。

    “我曾有幸亲自参与破获过两件案子。遇到过的凶手有老谋深算的,有演技超群的,还有视人命如草芥的,案情也是各种扑朔迷离,血腥残忍。甚至还遭遇过暗杀,有几次都是命悬一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顾清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说出一番看似不相干的话来。

    “这次稀里糊涂参与的这场游戏,单论惊险程度跟那两起案子都没法比,但难度却是高出了许多。最麻烦的就是,你很难分别出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

    刚开始的时候,我其实觉得还蛮有趣的,觉得这个游戏很有挑战性。虽然一直都没能理出特别清晰的脉络和头绪,但我还是坚信自己有能力获得最后的胜利。

    当亨利被害,通过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