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三章 赎罪(1 / 2)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话说当年俺们被那群狗崽子抄了后腚一路败退,好不容易撤回到驻地,清点下来一千多个弟兄就回来三百多。老大替我挡了一刀,当场脑袋就被劈没了一半,脑浆子喷我一脸。还有二哥,拖着受伤的老六和老七跑,我他娘的眼睁睁看着那个狗崽子骑马追过来,一枪捅穿了二哥的肚子,就从这…后腰这捅到了前面,肠子都带出来了。

    就这样,二哥还把老六、老七朝我扔了过来。他死死抓住肚子里冒出来的枪头,让我跑,赶紧跑,带着老六老七一起跑。我…我他娘的当时吓傻了我呀,我倒是想跑,可是腿脚不听使唤啊。

    老六就趴在我跟前,大脖子这一条大口子,气管子都断了,血泡呼呼的往外冒。老七还好一点,就是被马蹄子给踩折了一条腿,骨头茬子扎穿了血肉,搁外边露着。他骂我,骂我傻 逼,让我别管他自己跑,带上他就都得死。

    我不想死啊,我也不敢看他的腿,不敢看老六的脖子,更不敢看二哥和老大。我转身就跑,玩命的跑。我跑到四哥跟前,看见紫云骢大腿上也挨了一刀,皮肉都翻卷了,就像咧开的嘴。三哥和老七一动不动的并排趴在紫云骢背上,也不知是死是活。紫云骢那畜生也是真通人性,自己挨了刀还驮着两个人也不叫唤,就是一瘸一拐的跑。

    四哥一个人一杆枪拦住了七八个狗崽子,他让我牵着紫云骢,带着三哥和老七先走,他留下断后。我当时脑子里是懵的,四哥说啥我就听啥,拉着紫云骢就跑。身边都是丧了胆的弟兄。

    我们一起呼呼啦啦的跑,直到再也跑不动了,感觉肺子都要从嗓子眼里咳出来了,腿脚也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这才停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心里寻思着死就死吧。反正不是让狗崽子砍死,就是跑死累死。

    唉~他娘的,要是早这么想,最开始不跑,回身拼死几个狗崽子,到了底下见着哥哥们,我也能有点脸面不是,何苦这么多年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爬起来去看马背上的老三和老七,两人身子都硬了,就那么佝偻着,怎么掰都掰不回来。

    狗崽子们没追上来,四哥是天快黑的时候才回来,身边一个活的弟兄都没有,只是背着老大的尸首。”

    邢戾声音嘶哑,双眼通红,眼眶里强忍着泪。

    顾清叹息一声,拿起酒壶想要给他倒上一杯,却是被邢戾直接连酒壶给夺了去,掀开壶盖,将酒壶直接对着嘴往喉咙里灌。

    顾清也没拦他,这些事压在邢戾心里五年,估计也快要憋疯了吧。

    “后来回到驻地,四哥被革职,剩余的三百多弟兄也都被打散分到其他卫所。可是我越想越难受,心里就像有根刺一直在扎我。也是那时我才真切感受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五年…整整五年啊,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缺了半个脑袋的老大,肠子淌了一地的二哥…

    四哥刚被革职的时候是关在军牢里的,他把一切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我倒是没什么事,每日就窝在军帐里,不敢见人,也他娘的没脸见人。

    老弟,八哥我今天跟你说句实话。当年那场惨败,责任在我啊。我…我是管着伺候营啊!”

    说完这句,邢戾终于是再也控制不住,弯下身子将脸埋在双掌之间,嚎啕大哭起来。

    守在门外打瞌睡的九棍被哭声惊醒,愣了半晌后也是长叹了一声。

    跟着掌柜的三年多,他自然也感觉得到掌柜的心里压着事。

    哭吧哭吧,哭出来心里也能好受些,不然早晚得疯。

    听闻邢戾当年竟然是掌管伺候营的,顾清也是怔了一下。

    伺候营是干嘛的?查探敌情啊,外围警戒啊。

    大军这边被骑兵抄了后路,以致惨败,伺候营全体当斩啊!

    也就是说,当年是因为邢戾的失职,才导致的那场惨败,导致他的六位结义兄长身死沙场。

    作为主将的李奉孝虽然也难辞其咎,但若真追究起来,邢戾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是李奉孝为邢戾顶了锅,而邢戾却又不声不响的跑了。

    这就可以理解为何李奉孝如此不待见邢戾了,换成自己昨晚就得把这狗屎戳死。

    但是这个念头仅是在顾清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今天听过赵虎的讲述后,顾清就觉得邢戾当年的举动有些反常。

    按理说即便是想要另投高枝也没必要去飞鱼卫,更不应该选在李奉孝被关押的时候。

    再加上这一顿酒喝下来,顾清已经多少猜到了邢戾的打算。

    “八哥你加入飞鱼卫,是想给兄弟们报仇,为自己赎罪吧。”

    顾清拍了拍邢戾的肩膀问道。

    邢戾毕竟是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哭个没完,掉了几滴泪,发泄出心里多年积压的情绪后,整个人的神采也飞扬了起来。

    听到顾清的话,邢戾伸袖子抹去眼泪,从身后取过一个酒坛,拍开封口,也不往酒壶里倒了,直接将二人的酒杯满上。

    “老弟,还是你懂我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