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虎山行(1 / 3)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有没有想到什么?”

    顾清老 毛病又犯了,朝沈亦白问道。

    “这里原本摆着一面穿衣镜,镜面被打碎了,然后又被挪走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沈亦白想了一下后回答道。

    顾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沈亦白就是没有捧哏的天赋,换做邢子庸肯定不会给出如此肤浅的回答。

    想到邢子庸,顾清扭头看去,这小子竟然坐在沙发里睡着了,口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因为受伤缠着纱布的右腿因为疼痛,还在轻微的抖动。

    这两天是把他给累坏了!

    身体的疲乏还没完全缓过来,加上最佳捧哏不在,顾清也没了说话的心情。

    管沈亦白要了根烟,顺势就背靠墙角坐下休息。

    “累了也别在这歇着啊,要不我背你下楼吧,回了警署好好睡一觉。”

    沈亦白说着就要搀顾清起来。

    “别…别碰我,让我安静呆一会。有些事情需要好好想一想。”

    顾清摆手拒绝道。

    看看赖在地上不起来的顾清,再看看蜷缩在沙发里呼呼大睡的邢子庸,沈亦白无奈的长叹一声,也点起一根烟,在顾清身边坐下。

    刚刚死过三个人,遍布血迹一片狼藉的案发现场,被呼噜声和缭绕的烟气侵占。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沈亦白,竟是荒唐的产生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顾清始终低着头不说话,手里的烟却是一根接着一根从未断绝。

    老烟民沈亦白都有些受不了了,挥舞着手掌驱散身边的烟气。

    “最后一根了,我去前台买一盒。”

    沈亦白捏着扁扁的烟盒,站起身来说道。

    顾清本想说不用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待沈亦白离开,顾清也站了起来。

    目光环视一圈,看到邢子庸还在呼呼大睡,呼噜打得震天响。

    床头柜上放着一部电话,顾清走过去拿起电话,接通接线员。

    顾清报出一个号码,十几秒后电话接通,一个慵懒甜腻的声音传来。

    “这么晚了谁呀!”

    已经入睡的乔芸不满的问道。

    “是我。”

    听到是顾清的声音,乔芸还有些晕沉的头脑立刻清醒了过来。

    “怎么,想我啦!”

    “你现在能调动多少人手?”

    顾清没心情跟她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那要看是干什么了,虽然青衣社近几年在上都处处受制,但十几二十个人总还是有的。”

    “你要我帮忙的事情有眉目了。”

    “这么快…呵呵,不愧是让我心动的男人呢。”

    乔芸先是一怔,随后吃吃笑道。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我也信不过他们。所以…”

    “所以你一个人手都没有是吧。”

    “呵呵,男人都是如此的贪心啊,有人家一个还不够吗!”

    “半小时后舍山王啸龙宅子门外集合,过时不候。哦对了,最好再带上防身的东西。”

    “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怎么舍得…喂!喂!臭男人竟然挂我电话。”

    顾清没再跟乔芸废话,说完正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任凭另一端的乔芸气急败坏,咬碎银牙。

    走廊里响起脚步声,是沈亦白买完烟回来了。

    “回警署?”

    见顾清已经起来,沈亦白扔给他一盒烟问道。

    “老沈,问你个问题。”

    顾清接过烟揣进兜里,想了一下后突然问道。

    “你说。”

    察觉到顾清的语气和神情有些不对劲,沈亦白也变得严肃起来。

    “为了破案,你能做出多大的牺牲?”

    “额…要看多大的案子。小偷小摸的只能尽力而为。”

    “你还抓过小偷?”

    “不是跟你说过吗,刚进警署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巡街。”

    “哦哦,忘记了。如果是叶小曼的案子呢?”

    “你就别卖关子了行不,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沈亦白不多的耐性被消磨光了,大声吼道。

    “案子我已经想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顾清斟酌了一下词语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还等个屁呢,我这就打电话叫人。对了,去哪抓人?是不是王啸龙那个王八蛋。”

    “如果你能保证叫来的人,不会帮着王啸龙把咱们干掉,就叫吧。”

    “额…你让我想想,老张应该是信得过的。不过那个家伙对付死人还成,对上活人基本就是送死。老李…他闺女还没嫁人,也不行。”

    警署里跟自己关系还不错,且真正能信得过的,除了邢子庸,就是这两个法医了。

    沈亦白摊摊手,表示没谁了。

    “所以啊,就只有咱们三个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