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 疯子(1 / 3)  不思议大厦首页

护眼 关灯     字体:

上一章目录 纯阅读 下一页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好像是从三楼传来的声音。

    “用不用扶你一把?”

    老张打着哈欠问道,似乎睡了一下午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自己能行。”

    顾清拄着树枝拐杖就爬上了楼梯。

    “又是一个疯子!”

    看着阴影中一瘸一拐奋力向上攀爬的身影,老张摇头叹道,可嘴角却是露出一抹笑意。

    现在的世道正常人太多了,还是疯子更可爱一些。

    “呸!”

    朝着被砸晕的蔡德光吐了口吐沫,老张哼着小曲下班了。

    电话铃声一直在响,顾清连滚带爬的冲进刑事二组办公室。

    “喂!我是顾清。”

    这个时候能打这个电话的,除了沈亦白就是刑子庸。

    “你个家伙跑哪去了?”

    电话里传出的是沈亦白的声音。

    “这事说来话长,先说说你那边情况如何。”

    “死了三个洋鬼子,其中有一个领头的叫亨利,尸体也被摆成磕头谢罪的样子,不过却是被勒死的。具体情况等你过来自己看吧。地址是…”

    “我现在不太方便出去,你来接我一趟,带好枪。”

    “把门锁好,等我回来。”

    顾清没说发生了什么事,可沈亦白一听要带好枪,立刻就意识到出事了。再加上顾清无缘无故的失踪了大半个晚上,电话里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

    这家伙怕是惹上麻烦了。

    挂断电话,招手叫来刑子庸,交代他看好现场后,立刻驾车直奔警署。

    一路上沈亦白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就没离开过喇叭,刺耳的汽笛声划破长街,风驰电掣扬尘而去。

    原本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沈亦白楞是只开了六分钟。

    单手持枪冲进警署大楼,就看到一个黑呼呼的东西趴在地上。

    待走近一瞧,竟然是蔡德光双眼闭紧躺在那里。

    蹲下身子检查一番,后脑有开放性创口,身上还放着凶器,两个半截砖头。

    左边脸上粘着一滩黄了吧唧的胶状物。

    人还没死,就是不知道啥时能醒过来。

    左右张望一下,确认走廊里没人。

    “呸!”

    一口粘痰吐在蔡德光鼻梁上。

    心里惦记顾清的安危,沈亦白没敢再耽搁,飞一般的冲上三楼,却见房门大开。今早刚刚被顾清整理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办公室,如今却是被翻得乱七八糟,桌椅都被掀翻,东西扔的哪哪都是。

    沈亦白心里一沉,还是回来晚了。

    顾清被掳走了!

    肯定是王啸龙那个王八蛋,妈的!

    老子现在就是干掉他。

    沈亦白转身就准备去找王啸龙的麻烦,可目光却是瞟到窗台上放着的一叠衣服。

    衣服折叠的整整齐齐,裤子放在最下边,上衣放在最上边,边缘处还能看到暗褐色干涸的血迹。

    这是顾清昨晚换下来的衣服,但沈亦白记得今早起来时,不是放在窗台上的啊。

    走过去仔细端瞧,发现那叠衣服上还压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昨晚做实验用的带着头发的死人头皮。

    沈亦白只是没有顾清和刑子庸的急智,人其实不笨。

    看到这么明显的暗示,忍不住咧嘴一乐,急匆匆的就奔一楼法医室去了。

    法医室的门锁还没修好,不过此时却是在门缝里夹了什么东西,让房门能够正常关紧。在光线昏暗的走廊里,不走近瞧,肯本就注意不到。

    “咳咳!”

    刚想推门而入时,沈亦白灵机一动却是停了下来,贴着门边墙壁侧身而站,食指搭在了扳机上后,重重的咳了两声。

    过了几秒钟,房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

    “老沈?”

    顾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沈亦白彻底放心,应了一声抬脚把门踹开来。

    “什么情况?你被…强暴了!”

    法医室里的灯光也不必走廊上亮多少,可沈亦白还是看清楚了顾清此时的狼狈模样。

    “下午我想着出去转转,结果被王啸龙的人给抓走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回到警署跟你通过电话,从窗户里看到有一群人往这边来,我就躲这来了。”

    顾清放下手枪,没心情搭理沈亦白的调侃,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有没有受伤?”

    沈亦白紧张的上前查看。

    “那倒没有,就是脚底板的血泡磨破了,不过已经处理过了,养两天就好了。”

    顾清指着缠满了纱布的双脚给沈亦白看。

    “额…挺好挺好,没事就好。”

    沈亦白干吞了口吐沫,迟疑了一下后,将顾清扶了起来。

    他没敢告诉顾清,署里给法医室是半年发放一次物资。而纱布这种消耗品经常挺不到两三
最新网址:3g.biquxs.la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